香港視窗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香港視窗 首頁 新聞 查看內容

暴力事件頻發導致美國民眾恐懼感與日俱增

2023-3-10 13:37| 發佈者: qxvie| 查看: 132| 評論: 0

摘要: 根深蒂固的美國槍支文化,深層次的美國社會矛盾、種族歧視、政治極化、利益集團作祟等因素導致控槍問題難以得到解決,使美國槍支暴力愈演愈烈,無數槍擊慘劇不斷重演,令民眾感到無力和絕望同時,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動盪不 ...

根深蒂固的美國槍支文化,深層次的美國社會矛盾、種族歧視、政治極化、利益集團作祟等因素導致控槍問題難以得到解決,使美國槍支暴力愈演愈烈,無數槍擊慘劇不斷重演,令民眾感到無力和絕望同時,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動盪不安感。

關鍵字:美國槍支文化 暴力

據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網站最新資料顯示,截止當地時間3月6日,美國今年已有超過7500人死於槍支暴力(包括自殺等各種因素)。接連發生的槍擊案件,引起美國及國際輿論的廣泛關注。美國民眾在感到悲傷、震驚和憤怒的同時,呼聲控槍的聲音越來越強烈。

一、美國槍支暴力的突出表現

(一)美國槍支氾濫的根源。在美國殖民時期,因當時需保護自己和家人免受野生動物和原住民的攻擊,持槍是普遍現象。獨立戰爭後,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明確規定公民有權持有和使用槍支,這對美國槍支產業起到極大的刺激作用。19世紀後期,美國槍支產業迅速發展,槍支製造商和銷售商應運而生。20世紀初期,美國社會和政治發生了巨大變革,隨之而來的是對槍支管制的呼聲。1934年,美國通過了第一項槍支管制法律--《國家禁槍法》,但還沒有實施就流產了。1968年,美國又通過了《槍支控制法》,禁止公民購買、銷售和持有一些特定類型的槍支。此後,儘管禁槍呼聲不斷,卻一直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2022年,美國通過了所謂的“30年最重要的的槍支立法”,但諷剌的是,就在這項法案通過前兩小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就判決允許民眾在外隱藏攜槍,使各州和地方政府監管槍支的能力受到嚴重限制,進一步為美國槍支氾濫埋下了種子。

(二)槍支氾濫成災成暴力事件的溫床。美國各級政府無底線地縱容甚至鼓勵民間持槍,以致槍支氾濫,以致成為美國社會難以去除的“毒瘤”。據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的資料顯示,僅占全世界4.2%的美國人口,卻擁有全世界46%的民用槍支,槍支數量達4億支之多,人均超1支。槍擊事件導致的死亡人數從2020年的43643上升到2021年的44816人;2022年,美國發生的大規模槍擊案達647起,死亡人數達到44186人。截至2月23日,美國已有6278人死於槍支暴力,日均116人死亡,遇難者中有200多名未成年人,包括227名青少年、36名兒童。資料還顯示,美國今年已發生84起大規模槍擊事件,造成126人死亡和336人受傷。所謂大規模槍擊事件,是指除犯罪嫌疑人和行兇者外,造成4人以上傷亡的槍支暴力事件。

槍支過度商業化以及民間大量持有,就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威脅著美國社會的安寧。2000年至2020年,美國槍械製造商共為商用市場生產槍支逾1.39億支,僅2020年就生產了1130萬支,比2000年的製造數量增加了187%,出售槍支達2300萬支。2021年和2022年全美售出超過3600萬支槍,同時在市面上還有越來越多的“幽靈槍”(即沒有序號的私人製造槍支)被用於犯罪。美國槍支文化根深蒂固,“以槍制槍、以暴制暴”等觀點盛行,政府將合法持槍的年齡一降再降,讓爆發槍擊事件的風險一再提高,甚至造成一些家長試圖通過鼓勵孩子持槍來保護自己免受槍擊,出現了幼兒攜槍上學的“荒唐事件”。

(三)社會矛盾激化成槍支暴力激增的誘因。近年來,美國政治撕裂加劇,社會治理失靈導致貧富分化加大、階層對立日益嚴重,貧富差距加大,數百萬人失去工作和醫療保障,種族主義思想滋生,仇恨犯罪和極端事件發生頻率隨之顯著上升。2020年,美國非洲裔男子佛洛德被白人員警“跪殺”後,引發席捲全美的“黑命貴”運動,令美國長期存在的種族歧視瘡疤再次被揭開。美國黑人和少數族裔長期受“制度性歧視”,與白人右翼之間存在“安全困境”。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美國政府在新冠肺炎病毒溯源問題上大肆抹黑中國,令美國亞裔也越來越頻繁地成為暴力襲擊的受害者。與此同時,“白人至上”等種族主義極端思想蔓延,社會族群撕裂、仇恨犯罪激增,導致了美國因種族歧視的槍擊事件頻發。像2022年5月14日紐約州10名非洲裔美國人被槍殺的種族仇恨案件並不鮮見。

(四)金錢綁架政治成為控槍的阻力。2022年4月的美國民意調查顯示,76%的美國人認為槍支暴力已成為美國面臨的“很嚴重或比較嚴重的問題”;34%的受訪者表示,限制持槍應該是國會的首要任務。但受美國政治極化、社會撕裂、與槍支買賣相關的金錢利益等影響,近20多年美國都未通過任何一項重要的控槍法案。美國槍支行業協會報告資料顯示,2021年,美國槍支彈藥產業規模達705億美元,2022年新增540萬名槍支擁有者。美國龐大的槍支產業形成包括美國步槍協會等在內的擁槍利益集團利用金錢,一方面向社會宣傳“槍擊事件是人禍而非槍禍”等反控槍觀點,影響美國選民,鞏固擁槍文化;另一方面通過捐助政治資金、開展遊說等方式扶植持反對控槍立場的政客上臺,形成緊密的利益交換關係。1998年至2020年,包括全國步槍協會在內的美國反控槍團體累計花費超過1.7億美元遊說政客、左右國會立法。其中擁有超過500萬會員的美國全國步槍協會僅2020年其用於聯邦選舉的支出就超過2900萬美元。槍案悲劇在美國不斷重演,多數美國民眾呼喚政府採取措施阻止慘案再次發生,美國政府的控槍行動卻總是“雷聲大雨點小”,其根源在於擁槍派利益團體多年來深度綁定美國政黨政治、選舉政治,形成根深蒂固的利益關係網。

二、美國槍支暴力造成的影響

(一)治安形勢持續惡化,槍支暴力犯罪日益猖獗,導致社會局勢動盪不安。近年來,大量槍支散佈在美國民間,任何人都比較容易獲得,所以在衝突中便有了槍支介入,小的爭吵會升級為兇殺,搶劫、偷盜、毒品、黑社會等犯罪行為如果持槍進行,就演變成為謀殺案件和恐怖襲擊,讓整個社會動盪不安。例如,2022年7月10日,德克薩斯州南部尤瓦爾迪市羅布小學發生惡性槍擊案,造成至少19名兒童和2名教師死亡。2023年第一天,美國賓夕法尼亞、北卡羅來納等多州發生共6起大規模槍擊事件;2023年第一個月,單加利福尼亞州一地就發生了7起惡性槍擊事件。2月美國更是多地發生了一系列致命槍擊事件,僅2月17日到19日,美國發生10起大規模槍擊案,共造成59人受害,其中13人死亡、46人受傷,至少15名兒童或青少年遭遇槍擊案,被稱為“最血腥週末”。17日美國密西西比州泰特縣阿卡巴特拉鎮發生連環槍擊案造成6人死亡。22日美國佛羅里達州奧蘭治縣發生槍擊案造成2死2傷,死者包括一名9歲女童。美國今年已發生82起大規模槍擊事件,同比2022年(59起)大幅增加。

(二)種族矛盾持續惡化。種族主義在美國有深厚的生存土壤,白人至上主義與極右勢力抬頭近年來愈演愈烈。1990年至2021年的32年間,美國超111萬人死於涉槍事件,而非裔等少數族裔民眾遭槍殺的概率最高,每10萬人就有20人死於槍支暴力。近年來,美國一些政客縱容白人至上主義群體,公開煽動種族對立,讓許多種族歧視言論可以在美國社會堂而皇之地傳播,進一步導致涉種族的槍支暴力事件直線上升。這也加劇了黑人槍支擁有率的飆升,近年非洲裔與拉美裔美國人的購槍欲望格外強烈,同比增幅分別為58%和46%,致命性風險也隨之上升。就在今年2月美國“黑人歷史月”開始時,美國尼亞克中學(Nyack Middle School)針對黑人歧視的食品事件就引起了軒然大波,目前美國黑人與白人雙方火藥味十足,或將引發大規模的暴力事件。

(三)保險經濟損失嚴重。槍支暴力除導致人員傷亡,讓美國保險經濟蒙受了巨大的損失。據官方報告,美國每年因槍支暴力造成的損失約5570億美元(約合40259億元人民幣),占到美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6%。例如,近年一些美國企業及員工受到槍支暴力發生率逐年上升,企業要承受員工因槍傷造成收入和生產損失,美國政府及受害者的單位要為其買單,用人單位及其醫療保險公司都要承擔相應的經濟負擔。調查發現,在美國,就槍支傷害倖存者而言,僅在第一年產生的直接醫療費用就高達30000美元左右,從2007年到2020年,員工及其家屬發生槍支傷害的概率增加了4倍,美國政府每年僅給私營企業的額外損失支出就高達5.35億美元。

(四)校園槍案不斷上演。近年來,美國校園槍擊事件頻發,醫院收治受槍擊青少年數量顯著上升,兒童和青少年死於槍擊的概率是其他31個高收入國家總和的15倍,涉槍傷害已成為美國兒童和青少年的“頭號殺手”。2022年全美中小學發生的校園槍擊案達到302起,蓄意槍擊事件和意外槍擊事件分別增加了46%和21%,雙雙創下了歷史紀錄。2022年5月24日,美國德克薩斯州南部尤瓦爾迪市羅布小學發生槍擊事件,造成21人死亡,其中包括19名兒童,槍手是一名18歲的學生,是美國近十年來遇害人數最多的一起。據《華盛頓郵報》調查顯示,1999年科羅拉多州哥倫拜恩高中槍擊事件之後,美國已有超過31.1萬名兒童曾親歷校園槍支暴力事件。與此同時,隨處可見的槍支嚴重危害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造成美國青少年涉槍自殺事件激增;部分青少年甚至走上歧途,反而成為涉槍傷害事件的加害者。

(五)民眾安全感喪失。2022年,美國芝加哥大學哈裡斯公共政策學院民調顯示,75%的美國人認為槍支暴力是“重大問題”,80%表示槍支暴力日益嚴峻。此外,21%的美國人表示,過去5年中,自己、家人或朋友曾經歷槍支暴力,超過40%擔心未來5年自己會成為槍支暴力受害者。2019年,美國華盛頓大學健康計量和評估研究所調查稱,美國槍支暴力死亡率是加拿大的8倍、歐盟的22倍、澳大利亞的23倍、英國的近100倍。槍支氾濫加劇暴力犯罪,犯罪率上升又迫使民眾感覺更有必要擁槍自保,由此形成惡性循環,導致美國槍支暴力問題越來越難以解決,民眾普遍缺乏安全感,對槍支暴力的恐慌心理飆升,對政府的社會治理能力越來越缺乏信心。

三、結語

槍支在美國日趨氾濫,帶來嚴重的安全隱患,惡性刑事犯罪日趨增多。頻頻發生的槍擊慘案,不斷逝去的無辜生命,折射出美國槍支暴力氾濫、社會矛盾問題突出、種族裂痕擴大等一系列制度性弊端,美國陷入了一種惡性循環。此外,歷數多起槍擊事件可以發現,美國社會存在對暴力和仇恨的縱容,缺乏解決問題的意願、能力和行動,加重了整個社會的不安全感。一幕幕令人不寒而慄的悲劇,揭示了人權在美國正遭受系統性侵犯。槍支暴力與新冠肺炎疫情一樣,已經成為盤旋在美國人民頭上的死亡幽靈,時刻威脅著美國民眾的生命與安全。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香港視窗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4-6-20 23:57 , Processed in 0.13496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 2001-2099 hkrxw.com Inc.

返回頂部